当前位置:首页  >  资讯  >  资讯详情 > 新冠肺炎疫情扇动蝴蝶翅膀,中产家庭遭到暴击
新冠肺炎疫情扇动蝴蝶翅膀,中产家庭遭到暴击 2020-03-03 13:45:19 | 来源:交汇点 作者:交汇点
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席卷全球,众多行业遭到暴击。对于经济面的影响站长此前也专门写过多次,感兴趣的站友可以在历史文章中回看。可以说,新冠肺炎这只黑天鹅,已经如蝴蝶效应一般,影响了每个人的生活,就连很多中产家庭也已处在崩溃边缘。


 
中产家庭生活质量大缩水
 


给大家看一张上周在微博里被疯转的截图,截图数据显示:在疫情期间,30-35岁年龄层电商消费表现最差,消费金额较往日缩水20%左右。什么高端护肤品、高档红酒等等,疫情期间销量都大幅跳水……




曾经,很多中产家庭的生活是这样的。比如喝普通水是不行的,经常要纠结“喝法国Perrier气泡水更高级,还是San Pellegrino更能标榜身份”。日常的蔬菜水果也不能随便,有机生鲜才是生活标配。
 

这些小布尔乔亚生活只是很多中产家庭的一个切面,对他们来说,生活不许一地鸡毛,而要全方位展示思想层次、品味格调乃至社会地位。但受疫情影响,现在很多中产家庭的别扭之处在于,他们依然渴望保持气派与从容,但现实却钱包大幅缩水。很多中产交了房贷、车贷、信用卡、孩子的学费、老人的生活费后,现金流明显吃紧了。很多中小企业主和职员,还都面临着生存问题。
 
说到这儿很多人可能会想,什么收入算是中产家庭?
 
按照麦肯锡全球研究所制定的标准,中国中产家庭是指那些年收入在1.35万-5.39万美元(约合9万-36万元人民币)之间的人。中产家庭在荧幕中常被当做社会消费的核心动力,形象被打造成了一堆符号,比如浪漫party、高档轿车、俊男靓女、旅游度假。很多中产家庭看起来都很光鲜,在大城市有着体面稳定的工作,有房有车,收入和生活品质均保持着颇高的水准。
 
但现在不少中产家庭受到了疫情冲击。小企业主们一方面不能开工,另一方面还要给员工发工资和五险一金;员工们日子也不好过,很多高薪职员面临工资打折发放的现实,有的人甚至已经被公司“优化”掉,而再想找个同等薪资的offer又难上加难。很多中产家庭的收入支柱根本不敢懈怠,因为他一闭上眼睛就是一堆一堆的支出和数字。一场疫情,让支出没有明显的收拢,但收入却进一步收窄。
 


疫情会引发经济的多米诺效应么



社会经济的发展是一环扣一环的,当疫情黑天鹅突然出现,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,第一个倒了,导致后面大批量倒下。
 
比如纺织业,老百姓手里没钱了,用在买衣服上的钱少了,生产衣服的厂家就会减少生产量,随之而来的连锁反应,就是提供面料的产业订单少了。厂家因此裁员,生态链就被彻底打破,经济会进入一个循环。要想经济复苏,就要想办法打通整个生态链,拉动内需。
 
就个人而言,随着疫情的影响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最近我们常说“时代的一粒灰,落在个人头上,就是一座山”。几乎每个人都被卷入了这场疫情经济风暴中。其中最要命的就是房贷问题,很多家庭在买房前已经美美地计划好,妻子挣的钱用来生活,包括子女教育、衣食住行,丈夫挣的钱用来还房贷。 可是现在遇上了这样的突发疫情,夫妻如有一方下岗,或者夫妻俩都没下岗但工资变少了,这对一个家庭来说都是重创。
 
家庭的计划被打破后,还房贷都成了问题,哪还有闲钱去消费? 而个人的购买力下降,直接受到影响的就是企业。 企业也和个人一样,每个月的生产都有计划。经过这么一次危机,大家的计划都被打破了,于是就会引发经济连锁反应。
 
站长看来,中产中产,先做稳了,才算中产。每个人的阶层位置其实是在特定政治经济结构网络中的一个连接点。如果结构网络变化,阶层也会跟着变化。一场疫情,众多中产家庭就已经出现现金流危机。而未来是充满不确定性的。行业复苏和经济复苏是有周期的,并不是一蹴而就的。所以人们在平日里就应该注意储蓄,以备后患。不宜不顾收入去大手大脚地花钱,甚至负债血拼。站长这里有几个建议:
 
如果你是那种近似月光的中产家庭,那么优先要考虑的是必要的现金流储备,要学会利用好良性杠杆,放大自己的潜在资产规模。这里所说的杠杆有两种:
 
一是对于未来不确定性的现金流支出,比如重大疾病、意外等等,需要一笔足够的资金储备。方法也很简单,就是买保险。

二是对于新购置的资产,相比于全额购买,更建议大家通过低成本的利息去做杠杆。如果你明明可以全款买房买车,那最好选择贷款一半,给手中储备足额的现金流,去应对可能会发生的危机。如果你手中的现金只够交首付的,则可以暂缓资产购置,降低风险,或者选择总价低一些的来购入,务必保证手上还有相对充足的现金。
 
对于目前现金流充足的中产家庭来说,同样也要做更合理的现金流规划。
 
一是中短期的现金储备。可以通过活期、货币基金、银行理财等方式进行。其次是5-10年的现金流规划,以应对黑天鹅的出现。因为每5-10年,一个家庭就很可能产生巨大的变化,比如生孩子、生二胎、孩子要上私立学校或者出国,或者家庭要置换房产、购置新车,又比如夫妻双方会有工作变动等等。这时候你会发现,充足的现金是真正的安全感。
 
最后就是必要的远期规划。这个就很明显了,比如孩子的教育基金、自己的养老钱等,这些虽然看起来还远,但也应提前做出适当的规划。
 
家有余粮,心里不慌。现金流,这个伴随我们一生的名词,希望大家能更重视起来。否则只能像以下案例一样,压力山大。
 
突然待业的影视宣传
 
站长一位好友,在一家公关公司负责影视项目宣传,平日工作非常忙碌,几乎没有周末和节假日的概念,经常四处出差。她工作之余经常会欣赏各地美景、品尝特色美食,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为了仪容仪表,她也没少花钱,不仅成了高档美容院的vip客户,而且只要出门肯定得精心打扮一番,精致的妆容,得体的品牌服饰,一幅行业精英的样子。
 
受冠状肺炎疫情影响,如今大量剧组停机,公司业务断崖式减少。她因此整天宅在家里无所事事,感觉度日如年。就在半个月以前,她被告知,公司因为资金链断裂正式倒闭。她说自己听说公司倒闭的消息后,第一时间买了很多挂面,因为影视寒冬可能会很长,接下来找工作也是难事,要做好长期过苦日子的准备。
 
夜不能寐的餐厅老板
 
张小盒在成都经营着3家大型餐厅,在往年,店里的年夜饭经常提前一个月就被预订满。可今年不仅订单一个没有,提早准备的食材也因为没有订单只能当垃圾扔掉。

张小盒估算过,3家餐厅200多名员工,一个月工资差不多100万,保存期很短的食材损耗了10万,3家餐厅店租共70万,粗算停业一个月,3家餐厅损失共180万,这还没算水电费。他粗略估计账面上的钱,只够再支撑1个月左右,如果停业3个月,搞不好会直接从中层跌到赤贫……
 
巨大的压力使他备受摧残,他说自己整日为餐厅的经营发愁,晚上经常失眠,白头发都长出来了,“没批准复工时睡不着,现在批准复工更睡不着了。疫情一开始我担心员工在老家因为封城回不来,现在担心员工回来,餐厅开张了也没有顾客,还是亏损”。
 
面对经营困难,张小盒本想自己扛,但又很没有信心。为了保住餐厅,他准备先坚持营业到4月初,如果到时候还是没有起色,只能断臂求生,先关闭两家餐厅,保持一家餐厅的运转,以图来日东山再起。
 
准备抵押住房的老板
 
王芳自己经营的公司属于工程公司,公司有100多位员工,疫情期间都在家上班,放假期间工资全额发放。她粗略算了算发现,1个月仅员工工资就要支出80万左右。但因为疫情影响,公司订单大幅度减少,早已入不敷出。
 
本来,王芳年前制定的2020年工作计划是招募新员工拓展新业务,这个计划因为疫情不得不改变。她现在每天收集关于疫情的信息和国家整体的经济走势,及时调整公司战略。虽然原有的工作节奏被打乱,但她已经在部署疫情结束后公司可以发展哪些新业务了。
 
对于资金问题,她表示现在政府也在帮她想办法,但银行能不能把尽快把政策落到实处,还是另外一回事,从目前看来很难通过企业银行贷款解燃眉之急。她表示自己做工程做了十多年,也曾遇到过各式各样的困难,“但是办法总算比困难多”。
 
在她看来,现在中国经济的体量、梯度、韧性是足以支撑的,疫情只是在短期影响经济发展。她准备实在不行就去银行把自己在广州的房子抵押掉,因为公司是她创业多年的心血,拼了也要保下来。

 结

疫情的经济问题,短期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。如果能进一步增强对小微企业尤其是制造型企业的扶持力度,把帮扶政策快速执行到位,社会经济恢复的速度会快很多。从长期来看,根本上解决经济问题还是需要尽快控制疫情,及早拉动内需,使经济秩序恢复正常。


江苏爱心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| 网络经营许可证 苏ICP备10047502号-3 Copyright @2016 www.axfc.cn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