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>  资讯  >  资讯详情 > 新一波地方户籍改革正在形成重大突破
新一波地方户籍改革正在形成重大突破 2020-12-24 14:51:31 | 来源:新京报 作者:新京报

文|新京报智库特约撰稿熊志  

在2020年即将结束的节点,多个一二线城市再次掀起了一波“抢人”大战的高潮。  

据报道,近半个月以来,至少已经有广州、苏州、无锡、青岛、福州五个城市相继推出户籍新政,大幅放宽放开外来人口落户限制。  

比如苏州印发的《关于进一步推动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的实施意见》提到,落实租赁房屋常住人口在社区公共户落户政策,经房屋所有权人同意可以在房屋所在地落户,也可以在房屋所在地的社区落户。这相当于开启了“租房就能落户”的模式。  

一线城市广州,则采取了差别化的落户办法,只要符合三项申请条件,就能在白云区、黄埔区、花都区、番禺区、南沙区、从化区和增城区7个行政区登记入户。福州更是全面解除了学历、年龄、就业创业限制,正式实现落户“零门槛”。  

那么,为何年底这些大城市扎堆放开放宽落户限制?它将产生什么影响?  

这轮户籍改革有重大突破  

近几年来,以降低落户门槛为代表的抢人大战,是一个持续已久的热点话题。  

最具代表性的是西安。2017年该市出台了户籍新政和人才新政后,一年多的时间收获了超百万户籍人口。  

而经过几轮人才竞争后,中小城市的落户限制基本上都已经解除。像河南、广西等省份,在去年就宣布除了省会(首府)外,其他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。今年4月,随着昆明主城区的落户限制取消,云南全省实现零门槛落户。  

省会城市方面,石家庄、沈阳、南昌以及昆明等城市,都已经全面开放落户。  

不过,相较前几轮的开放落户动作,年底集中推出的这轮户籍改革,在此前的基础上有很明显的重大突破。  

首先,以一线城市广州为例,尽管在过去几年平均每年都有四五十万的常住人口增长,但不愁人气的它也加大力度进场抢人了。广州这种分行政区的差别化落户政策,在一线城市中还是首次,开创了超大城市(城区常住人口1000万以上)户籍改革的先河。  

其次,根据2018年城市建设年鉴,福州城区的常住人口已经超过了300万人,属于Ⅰ型大城市。按照2020年新型城镇化建设的相关政策要求,眼下福州还不在必须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范畴,但福州依然率先实现了全面放开。它也成为第一个零门槛落户的沿海省会。  

再者,苏州在租房落户之外,还宣布和南京实现居住证年限和社保年限积累互认。两个经济十强城市的落户积分、年限互认,在全国同样是走在了前列,为下一步的都市圈、城市群内的户籍通迁、户籍同城化改革,打下了基础。  

因此,这一轮的户籍改革动作,不只是简单地降低门槛,它在多个层面都实现了破冰。  

一些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是形势所迫  

在年关岁末,几大城市扎堆放开、放宽落户限制,也是响应国家户籍改革政策号召。  

《2020年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城乡融合发展重点任务》(以下简称《任务》)、《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》等文件,不只对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(如南昌)提出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时间表要求,对特大城市、超大城市同样有相关要求。  

比如,《任务》提到,鼓励“超大特大城市取消郊区新区落户限制”,而广州在中心城区之外的部分行政区探索差别化落户,正是这种思路的落地。  

不只是政策因素。在今年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下,要保障劳动力资源要素的自由流通,让国内的大循环真正畅通地循环起来,降低落户门槛,打破影响人口流动的壁垒非常重要。   

降低落户门槛,吸引外来人口尤其是高端人才流入,对城市自身的发展也有好处。一方面城市化进入下半场,流动人口数量整体在减少,劳动力的价值不断凸显。另一方面,城市的产业转型升级,更离不开高端人才。  

当然,对具体的城市而言,不管是降到零门槛,还是仍然保留一定的限制,放开、放宽落户条件,还有自身的战略发展考量。  

以福州为例,前不久福州正式提出争创国家中心城市,但相较于杭州等多个竞争城市,福州城市规模还是有所欠缺,经济总量未过万亿大关,且2019年年底的常住人口只有780万人。  

而且,福州作为省会,在福建省内的经济排名低于泉州,近几年也提出要提升经济首位度。综合这些发展目标考虑,通过吸引人口、人才来做大城市平台,无疑是相当迫切的。  

另外像苏州,几乎是缺席了近几年的抢人大战。2019年的常住人口增长只有2.82万人,扣除出生人口减死亡人口的自然增长部分,相较于前一年应该是处于人口流失状态,因此放开放宽落户限制,也可以说是形势所迫。  

部分大城市在放开放宽落户问题上有矛盾心理  

2019年,《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》发布,这是都市圈主题的首份文件。近两年来,各大都市圈不断打破边界,完善各项基础设施,实现内部的融合发展。  

但须看到,都市圈内部的交通连接越来越畅通,但在最关键的人口流动上,依然是存在着很大的壁垒。原因很简单,这些都市圈的中心城市,基本都是一二线头部城市,而它们正是户籍改革的难点所在,户口上附着的医疗、教育等公共服务资源,和周边落差太大。  

所以对这些大城市来说,在放开放宽落户的问题上,是有些矛盾的。它们需要源源不断的人口、人才流入,来做大做强城市平台。但人口大量流入,对于城市管理和公共服务供应,会造成较大的挑战。  

但现在,在户籍改革政策压力,以及城市化进入下半场、产业转型升级等因素叠加下,一二线头部城市也开始打破坚冰,降低落户门槛,为人口的自由流动创造条件。  

比如苏州,和落户积分、年限互认的南京,虽然不在一个都市圈内,但接下来将和无锡、常州实现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积分互认,相当于打通苏锡常户籍通迁壁垒。  

当然,作为户籍改革的难点地区,这些城市放开放宽落户的进程,未必会一步到位,要么像广州那样,在部分外围的行政区开放,要么先面向重点人群,再普惠到所有人。  

但不管怎么说,人口更自由的流动,是未来经济发展的大势所趋。而这种自由流动,也将开启都市圈甚至城市群建设的新篇章。  

□熊志(媒体人)


江苏爱心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| 网络经营许可证 苏ICP备10047502号-3 Copyright @2016 www.axfc.cn All Rights Reserved.